2018年4月29日 星期日

拓展孩子的美感經驗


        在過去父執輩物資相對缺乏的年代,能夠一家溫飽已是幸福,美是一種奢侈,是上層風雅人士的心靈享受。對一般人而言,進音樂廳聆聽一場演唱會、到博物館欣賞名人畫作展覽,都是可有可無、聊備一格。二十一世紀的現代,美感已經普及化到社會各領域和人們生活各層面,產品設計講求「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1998年一部iMac電腦,之後2001年iPod隨身聽、2007年iPhone手機開啟產品設計簡約風潮,也將蘋果這家瀕臨破產的公司帶向市值即將突破1兆美元、品牌價值雄踞榜首的商業巨擘。龐大商機規模代表其美感設計獲得消費者青睞,擁有廣泛的市場需求,是人們的物質生活與美感體驗的結合。手機要簡約、汽車要流線、電視要曲面、解析度進入4K,樣樣講求色彩、造型,搭配講究時尚與品味,從食衣住行育樂,無一不在宣告一個美感時代的來臨。

        科技翻轉世界的速度一日千里,人工智慧機器人來襲,從無人機、無人駕駛汽車、無人商店、智慧物流、關燈工廠等已逐漸取代許多勞動力工作,未來的職業型態被迫轉型,未來的競爭力也要隨之提升。曾在蘋果、微軟和Google等公司擔任要職,現任創新工場董事長兼執行長李開復說:「AI時代,愛與情感是人類的最後一道防線!」洪蘭教授說:「我們需要培養孩子的美感,他的人生才會豐富,精神才會昇華。」身處科技文明進步又是喜愛美好事物的年代,人類獨有的愛與情感、美感能力,是安身立命不被科技凌駕主宰的必要裝備,而這配備需要從小培養。

        拓展幼兒美感經驗是幼兒園教保活動課程大綱目標也是六大領域之一,藉由陶養幼兒對生活周遭環境事物的敏感,喚起其豐富的想像與創作潛能,形成個人的美感偏好與素養。美感領域要培養的能力包括「探索與覺察」、「表現與創作」及「回應與賞析」,學習面向則區分為「情意」和「藝術媒介」兩部分。在「情意」方面,希望幼兒對於不同美感經驗能連結美好的感覺、產生愉悅的感受、進而樂於從事各種美感活動;在「藝術媒介」方面,則是透過視覺藝術、音樂及戲劇扮演等不同的藝術形式,讓幼兒欣賞、感受、學習創作,並且能表達心中的喜愛與想法。綜合三項能力與兩個學習面向,美感領域課程目標如下:

       學習面向
培養能力
情意
藝術媒介
探索與覺察
體驗生活環境中愉悅的美感經驗
運用五官感受生活環境中各種形式的美
表現與創作
發揮想像並進行個人獨特的創作
運用各種形式的藝術媒介進行創作
回應與賞析
樂於接觸多元的藝術創作,回應個人的感受
欣賞藝術創作或展演活動,回應個人的看法


        美感的養成需要充足的時間與空間、豐富的美感環境、多元的藝術媒介,以及提供適齡適性的藝術活動與素材,除了學校課程教學以外,如果能成為家庭日常生活的習慣更好。家長可以善用各項社會資源,於課餘及假日安排家人藝術休閒之旅,鼓勵並引導幼兒探索體驗、沈浸創作的樂趣、增加孩子對美的敏銳度,促進親子情感,並拓展幼兒的藝術美感經驗。


給品格發展一個好環境

       
        有一天早上從內湖開車往市區,此時正當大家趕上班車流擁擠的時刻,就在下民權大橋後,一個不留神撞上了前方小客車。一位頭髮斑白的長者駕駛下車察看後方保險桿後,對我說:「稍微掉漆,還好,沒事,小心開車。」內心驚嚇、愧疚、感恩的情緒交織。週末約家人到北海岸散心,就在台62線轉濱海公路紅燈停下時,突然車子一陣晃動,「唉!被撞了!」後方女車主面露驚慌,頻頻道歉。此刻心中浮現並脫口而出之前那位長者話語「稍微掉漆,還好,沒事,小心開車。」

        我們身處複雜人際網絡之中,彼此都在互相牽動著情緒與人格發展,整個社會都在形塑個人的品格。家庭和學校是孩子最初接觸的小社會,人格養成在生活點滴中進行。一句噓寒問暖、一個點頭微笑、一瞥關愛眼神,久而久之會潛移默化到個人的言行舉止之中。哈佛大學教授柯爾說:「最具說服力的道德教材是大人以身作則」。父母如何相處、親師如何互動、大人如何交談,孩子都看在眼裡,逐漸內化成他的價值觀、轉化成他的言行舉止。有一天,我們會在孩子身上,看到大人的影子。

        品格教育怎麼教?美國波士頓大學瑞安教授曾提出品格教育6E教學模式,其中最重要的是典範學習(example)和環境形塑(environment),就是大人的身教示範和共同營造出來的社會風氣;詮釋釐清(explanation)和勸勉規諫(exhortation)則在於給予正確的價值信念和隨機教育導正言行;體驗學習(experience)和自我期許(expectation)要在生活情境中實踐體會、在人際互動彼此學習;在鼓勵中強化嘉言懿行、在省思中不斷修正精進。孩子是一個發展中尚待成熟的個體,思辨判斷能力都還在逐漸建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聲和則響清,形正則影直。」因此,「昔孟母,擇鄰處」為的也是提供孩子一個可以耳濡目染、見賢思齊的好環境,「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但日有所增。」

        希望身邊所處的、所聽聞的、所見識的,都是理性論辨、感性同理、和顏悅色、理解包容、互相成就、溫和有禮、真誠相待的溫暖社會。胡適先生說:「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所以形塑孩子好品格的環境,每位大人都有責任、都具有關鍵的影響力。


關注內向小孩的優勢


        淑華和美惠是認識三十五年的同學,從年輕到現在,三個家庭總會找時間聚會聯繫情誼。兩個好朋友都各有兩個男孩,每次聚餐時發現兩家子的小孩特質明顯不同,淑華的孩子開朗活潑、滔滔不絕;美惠的孩子害臊靦腆、安靜吃飯、寧靜閱讀。外向的小孩總能適時融入大人的交談,與人打成一片,贏得關注與讚美;而內向的小孩感覺總躲在大人身後、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外界紛擾於我何有哉?雖木訥少言,但乖巧溫順。

        一個崇尚外向特質的社會,學生被鼓勵舉手發言、上台發表、主動打招呼、勇於表現等行為;職場上員工則被要求簡報技巧、客戶溝通、口語表達等積極拓展業務之能力。內向者相較之下,總是不被注意,甚至與被動、消極、畏縮等負面評價畫上等號。但看看生活周遭、民情習慣,似乎也是靜默者居多。例如聽演講時,觀眾總是往後面坐,深怕被講座點名發言;講座請有問題的人舉手,台下大多彼此觀望。根據美國作家蘇珊.坎恩(Susan Cain)的研究,人群中內向者約占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許多內向特質更是成就事業所需。能沈穩所以能專注、能冷靜所以善觀察、能獨處所以好思考、能謹慎所以不粗枝大葉、能謙和所以不霸道妄為。自古以來不乏內向性格名人,功成名就且造福人群,諸如愛因斯坦、畢卡索、蕭邦、甘地、達爾文、巴菲特、比爾蓋茲、周星馳、周杰倫、李安、吳季剛等,而不少職業也需要內向者的潛質,例如繪畫、寫作、科學研究、藝術、程式設計…等。

        每個孩子都有不同的性格與特質,認識自己的能力、善用獨特的優勢、發揮美好的特質,再逐漸突破個性限制、學習擴展外向技巧,內向小孩也可以自由自在、成就自我、貢獻力量。淑華和美惠的孩子目前都已長大,活潑外向的在人際互動中助人為樂,內向羞澀的浸淫在藝術創作領域悠然自得。每個生命都承載著各自的天賦異稟,珍惜善用都能成就生命的精彩與價值。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孩子需要培養良好的情緒能力



小田田是家中的獨生女,媽媽全心全意照顧著,對女兒的功課及各方表現要求甚高。小田田生活自理能力不佳,常常丟三落四,聯絡簿常常放在學校抽屜裡,忘記帶回家,忘事的本領和粗心大意,在各科學業成績表現不佳,媽媽更是無法接受而加以打罵。小田田的情緒常在教室課堂上發洩,看到成績不好就索性把考卷揉了扔掉,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一邊哭還一邊踢倒身旁的課桌椅,無端激怒其他同學。有一次數學題目要畫角度,她生氣的說格子太小怎麼畫,老師提示她方法,她試一次不成功就把量角器折斷,並怒罵著量角器「長那麼大幹嘛!」走回座位時,還要停下來大聲斥責同學:「趕快做你的事,看什麼!」班上的學習生活都會混雜著小田田不定時的情緒引爆。


《Time》雜誌在2008年時,就曾以英國的暴力少年為封面故事,指出英國最大的危機是年輕世代因為成長過程缺乏陪伴,普遍情緒失控、暴力傾向。而美國則大約每十個孩子中,就有一個具有心理健康的困擾。這些孩子常常因為缺乏同理心、挫折容忍低、容易被激怒而形成人際關係的困擾。台灣近年來由於社會形態、家庭結構改變,少子化趨勢明顯,但有嚴重情緒障礙的學生人數卻逐年增加,根據衛生福利部的醫療統計,特發於兒童及青少年期之情緒障礙就診人數,87年時為1143人,到104年已增加至16366人,如果加上未就診的隱藏人數,則更加令人感到憂心。從歐美到台灣,一場情緒風暴已經漸漸朝向新的一代吹襲而來。


孩子的情緒不但關係著個人的品行、學習,也影響著人際關係和生活品質。1990年美國大學教授沙洛維(Peter Salovey)與梅爾(Jonn Mayer)提出「情緒智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 Quotient,縮寫EQ),是一種情緒控制能力的指數。1995年,心理學家高曼(Daniel Goleman)出版《EQ》一書,指出EQ才是影響個人工作發展、一生快樂、成功與否的關鍵,因而引起廣泛重視和熱烈討論。情緒智商是需要透過後天學習,而非與生俱來的能力,其內涵包含「了解自己的情緒、控制自己的情緒、自我激勵的能力、了解他人的情緒、維繫圓融的人際關係」等五種社會技巧與情緒管理的能力(social and emotion learning,簡稱SEL)。

小田田的媽媽對孩子的課業和生活表現有過高的期望,導致小田田無法處理累積的壓力和情緒。據研究除了過高的期望容易形成過高的壓力以外,還有過度的呵護易形成過度的自我、過度的放縱易形成缺乏同理心、過度的忽略易形成缺乏管教等,都可能造成孩子情緒迷失或爆衝。高曼指出:「家庭生活是我們學習情緒的第一所學校。」父母就是孩子情緒教育的初始教師,夫妻之間、親子之間、親師之間掌握正確的互動模式和教養觀念方法之外,也肩負情緒管理的典範。當個人情緒上身時,如何覺察、面對、接納、處理、表達負面情緒,進而掌控自我、緩和心情、調整認知、正向思考解決策略,而非任由情緒帶動情緒,或以情緒壓制情緒,除了惡化彼此之間的關係,更深化錯誤的情緒處理迴路。情緒教養專家楊俐容老師說:「孩子出現負面情緒時,正是情緒教育的關鍵時機」。情緒管理是可以經由練習而逐漸穩定、經由學習而逐漸成熟。孩子的身心靈都還在成長發展階段,需要父母師長投入關心與耐心,更需要時時刻刻注意言教和身教的潛移默化。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從2002年起發布推動SEL計畫,美國非營利組織CASEL亦發起推行將SEL作為幼稚園到高中教育的必修課程,目前已有越來越多國家在學校中推廣實施。在台灣,情緒教育尚未納入正式課程,多由個別學校接洽志工團體協助進行,大湖國小也引進國內深耕此領域多年,已有完整EQ課程的芯福里情緒教育推廣協會來造福學童,也希望家長加入志工的行列。當國際趨勢和大環境都顯示情緒管理、情緒教育的重要性時,也讓我們一起來重視,一起來努力。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培養孩子獨立自主的能力



        七月初帶領學校管樂團赴日本北海道音樂交流,踏上異國土地,一路盡是迥異的風土人文。在前往第一所交流學校札幌白樺台小學路上,從巴士往外看,小學生三三兩兩排著整齊隊伍,或者手牽手走路上學,甚至還有像幼兒園的孩子,也亦步亦趨往學校邁進,看不到任何一位大人陪在身旁。學校在巷子內,從停車處還需走一段路程才能抵達。到校門口時,竟看不到接送孩子上學的車輛。好奇地問導遊這與台灣大異其趣的上學現象,台灣來的導遊倒說起自己娶了日本老婆,現在有個三歲半讀小班的孩子,每天要獨自或跟同學走15分鐘路程上下學,剛開始總是不放心,老婆居然說15分鐘路程很近,後來發覺左鄰右舍皆如此,孩子從小都是自己走路上學。

  在古時候那個兵荒馬亂、饑貧交迫的年代,相對於平民百姓,皇帝擁有尊貴的地位和豪奢的生活。歷代皇帝奢求長生不老的故事一直在歷史中傳頌著,秦始皇派遣徐福帶著童男童女五百出海去尋求長生不老仙丹,只是他所託非人,當徐福ㄧ路人馬來到了日本,以為到了天地的盡頭,於是棄船落腳,抗旨落地生根,長生不老藥成了天方夜譚,倒是童男童女們從小離鄉背井,就在此地長成並繁衍了代代子孫至今。

  古代因為戰爭飢餓,人類的壽命不長,戰爭又需要人力,所以生命被迫提早成熟,日本知名將軍德川家康六歲起開始人質生涯,十三歲就結婚,十四歲就當了爸爸,還要承受復興家族的重責大任;帶領國家邁向獨立,脫離英國殖民地統治的印度國父「聖雄甘地」,也在十三歲時依父母之命與一同齡文盲女孩結婚,十六歲時喪父,十九歲即獨自赴英國求學;反觀今天物質不虞匱乏的環境,我們還要教育學生獨立自主。

  十幾年前有個學生馬凱,這個孩子從一年級開始,便自己徒步從民生東路拉著行李箱書包走到龍江路上學。有別於一般孩子,有父母親陪同或車子接送,媽媽說他從三歲半就學會自己換穿衣服,母子倆到泳池游泳,在泳池的更衣室前約定碰面地點後,馬凱就獨自進男更衣室更衣並自己到兒童池戲水。爸爸也常利用假日帶他到深山裡露營,指導他過野外生活,這樣的訓練,讓馬凱在求學的過程中能保持自主學習和獨立思考,或許他的成績不是第一,但是他的生活應變和解決問題能力,確實比其他孩子都來得強。從馬凱父母的教養觀念、態度和方法,看到孩子後來發展了成熟的人格和強韌的社會適應能力。

  我們都希望孩子長大後,不讓大人操心,能夠生命無憂、生活無慮、一路順遂。但是誰能夠一輩子無憂無慮到終老?每個人或多或少總會遇上難題、困境、瓶頸。重點在生命遇到障礙時,心態上是否能夠保持樂觀與正向、堅強與積極;行為上是否能尋找方法與資源、面對與解決。培養健全成熟的態度,是讓人生起伏時,保持平穩行駛的阻尼器;累積獨立自主的能力,是遇到生活難題時,盡快回復平靜安穩的重要配備。

  培養孩子獨立自主解決問題能力,非一蹴可幾,父母要敢於放手,也要知道何時及該如何放手。在最近一期親子天下雜誌中,洪蘭教授提到:「獨立在過去的年代是本分,現在已變成要教的項目。」「要孩子獨立,父母要先教會他如何做,不是把孩子推出門外,他就會獨立。」要孩子獨立自主處理前,先要大人帶著做、引導思考與練習;逐步漸進,引領學習成長。柯華葳教授認為孩子的成長受整個生態系統的影響,「環境層層相扣,影響每一位學生的成長。孩子需要溫暖的家、愛護他的學校,也需要整個社區、社會傾力協助他成長。」營造一個安全的環境,讓父母安心放手孩子學會獨立,是整個社會、社區、學校、家庭共同的責任,大家一起努力。

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U型理論

1990Senge為組織的蛻變創新永續提出學習型組織的方案,並以五項修練為技術。從個人「自我超越」、「打破心智模式」,到團體「共同願景」、「團隊學習」,然後以第五項修練「系統思考」綜觀全域,掌握關鍵,持續修練,以臻至善。又指出系統思考修練的精義在於心靈的轉換,轉看部分為看整體、轉觀察線段為環狀因果、轉觀察片段個別為連串變化過程、轉無助反應為主動參與、轉對現況反應為創造未來。「U型理論」則是比第五項修練企圖更大的系統思考,超越組織結構,超越物種界線,修的是內在修為、集體感悟、「天人合一」的系統整合(楊碩英,2006、郭進隆、齊若蘭譯,2010)。
U型理論」(U Theory)的提出是因SengeScharmerJaworkskiFlowers等學者發覺一個長期穩定頑固的結構,在一夕之間可能因為集體的意識覺醒,而發生不可預期的重大變革,如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東歐共產主義的瓦解。對照西方科學思維發展極致後,一發不可收拾的破壞態勢,因而思索人類需要一種新的集體思考技術,來取代一直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習慣思維,用集體的覺知覺醒來扭轉世界發展的局勢,乃結合上百名頂尖科學家、企業家及社會賢達的經驗訪談,並且貫串東西方哲學、宗教思想,於2004年提出「U型理論」,以「U」型路線作為深度學習頓悟脫胎的變革歷程,這是一場具直覺、靈性、詩性、空性、回歸自性本我,返樸歸真重生創造的旅程(Senge, Scharmer, Jaworski, & Flowers, 2005)
楊碩英(2006)指出U型理論試圖轉化個人、組織與社會受當代實證化約科學制約的盲點,以創造更具整合性與整體性,符合人類未來場域永續發展的理論架構,這是一個由整體觀省產生群體深層轉化之完整架構。「U」型代表思維與行動的變革路徑(U型路徑),包含三個階段、七種循序漸進的能力修練。藉著路徑階段的深層學習,我們也可以改變思維,從觀省所見、感知新的可能性,進而採取行動,推動變革並塑造未來。

Senge等人提出U型理論的三階段與七種能力修練歷程如下:(汪芸譯,2006Scharmer, 2009Senge, Scharmer, Jaworski, & Flowers, 2005
(一)感知(sensing)階段:「觀察、觀察、再觀察」(Observe,observe,observe),與世界合而為一。此階段修練的是「擱置成見」(suspension)及「轉移視角」(redirect)的能力。
「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看到現實、純粹的表象,沒有參雜個人絲毫的偏見想法。將個人全然地融入外在世界實體中,摒棄過去內在所存有的框架,拋棄執著的心智模式,不讓過去的知見障蒙蔽了外在的真實現象,不讓思考行為慣性本能反應環境的複雜。如同返鄉遊子般,以陌生人的視野,用全新的眼光察看萬事萬物,觀看那未曾看到的細節,發現未曾發現的新象,如此才可能進入深層的學習,探索未知的領域,遇見不可知的創意未來。
擱置成見」暫時擱置個人習慣性判斷與認知模式,自我反思、彼此相互探詢,經由團體「深度匯談」的對話討論、辯護,激盪出未曾獲知的洞見。擱置成見讓我們覺知內在思維,觀省所見。擱置我執時常會遭遇外在整體系統的影響,例如組織內忠誠的團體迷思(groupthink)的干擾,因而造成內心的恐懼疑慮不安,需要勇氣毅力,整合內在修為,並且建立信任與安全感的友善環境,以鼓勵擱置觀點的勇氣,避免因自我防衛而退縮,並且防範組織現存主流文化的排斥異己。體悟新的觀點認知將會帶來的重大意義,接受「深度困惑」(profound disorientation)的考驗時刻只是個開始。
轉移視角」:將注意力由外而內轉向,從關注事物本身轉到隱藏在表象下的心智創造過程,直指根源,觀省整體,在情境中感悟。試著超越主客二元論解決問題的心智模式,融入情境從整體看部分,消弭「看者」與「所看物」的界線,以心靈的智慧跨越認知的邊界,擴大關注的系統。當從被動的觀察者變成主動的參與者,會發現自己與問題之間存在著某種關聯,看到自己在問題中的角色,觀察自己的行動如何有助於解決問題,由內觀看正在浮現的系統整體,並且在整體中尋求的共同感知與創新。這需要內在的修為,培養定靜的能力,學習傾聽靜默,讓某種與未來連結的寧靜力量自然流現。

(二)自然流現(presencing)階段:「退省與反思」(retreat and reflect),讓內在領悟靈光湧現。此階段修練的是「放下我執」(letting go)及「接納當下」(letting come)的能力。
「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脫離表象進入深層探索心靈,內觀自省,放空澄清,達到一種清澈無染的心理狀態,將獨立的個體連結到外在一個更大的整體,當思維退出心靈桎梏,提升到渾然忘我境界,放下心中執著,活在當下,讓潛藏生命底層的內在靈感、一個導向未來整體的創新想法自然浮現。
「放下我執」:放下舊觀念、控制事物的需求執著,讓嶄新的意念自然流現,亦不執著新覺知,活在當下。「轉向」消除主客分離的覺知,「放下」則為更寬廣的覺知開路,包括覺知到正在湧現的事物。心智與世界不可分,一切都是相互依存的整體,領悟會經由互相連結的整體而來。放下是去自我中心化,有智慧的生命體現自我的虛幻或短暫,看清自我本是隨環境改變而不斷更新修正的主體,當個人放下我執,依循最深的生命目的而行,與更大的整體相呼應,認知便會來自整體場域,新覺知會從整體系統交流中自然流現。
「接納當下」:接納新觀點,自己不是獨立的部份,而是關聯到更大的系統整體,感知自己的渺小侷限,打開心靈感知彼此、感知世界,接納來自根源深處湧現的事物。U型底層凝聚人與問題,逐漸形成重新建構的集體社群,成為深層的創造性源頭。沿著U型路線下探,重點在放慢腳步,靜默下來,好讓我們真正感知或接受身邊正在發生的事。當人們自發地表現出新態度,開始活在當下,共同關注更高層次的變革會自然開啟。

(三)實現(realizing)階段:「順應自然,迅速行動」(act swiftly,with a natural flow)。此階段修練的是「澄清意願」(crystallizing)、「建構原型」(prototyping)及「形成體制」(institutionalizing)的能力。
「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深層的感知開啟更高的自我,從既定的心智模式中脫困,打開心靈後從系統看問題,注意力重新導向隱藏在眼前事物背後的生命運行過程,讓自然流現的新覺知,匯聚共同的願景結晶,回到常態的活動中,帶著獨特的能力,採取行動,朝向湧現的未來創造新局。
澄清意願」:打開心靈,接納更大的可能,運用想像力解讀內心深處浮現的直覺,讓令人信服的願景和真實意圖逐漸澄清。澄清是持續的過程,不斷地與心靈深處連結,促使整體未來的想像鮮活地浮現。清晰明確的願景和意圖會引導並匯集整體的能量與目的感,這個集體的意願超越個人的利益,激發出誠懇熱切的承諾,產生眾志成城的信心與動力,這些都是自然流現而來。澄清的意圖和願景讓人覺醒,為了偉大崇高的目標,甘願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為了成就更大整體的利益目標而奉獻。
「建構原型」:建構原型是結合個人真實意圖、流現的直覺、靈感與真誠地聆聽整體的反饋,所激盪產生的新創意、新想法初始原型。此原型讓不同領域者有一個能彼此溝通,產生共同理解的基礎架構。建構原型重點不在抽象的概念或計畫,而在於進入即興創作與對話反饋的過程,其中的細節激發整體演變,整體演變又返回來帶動細節變化。當意願澄清走向建構原型時,就從想法的範疇走向行動的範疇,需要傾聽能力與勇往直前的行動力,抱著實現願景的深切意願,常與靈感及意志最深的源頭聯繫,打開心靈傾聽環境的回饋,集體經驗、熱情、意願所構築的心智場域會反應不同的回響,導引我們的行動。
「形成體制」:創新原型在經過不斷地與利益相關者的意見反饋,產生共識與行動修正後,最終建立一種基礎結構,成為群體共同生活與工作方式的指導方針,讓人可以延著U型路線往前走,不斷地循環經歷感知、自然流現、實現的過程。當個人從自我走向整體,並在靜思沈澱中領悟整體環境系統中所隱藏流現的訊息,經過共同感知、相互探詢、共同創造之後,需要在系統中實施展現,持續性地接受反饋修正。當個體與系統的互動關係建立起新的運作體制,個體的意圖在體制下會匯聚呈現整體共同的意義,吸納轉化來自不同層面者的觀點,產生一種積極正面的力量。
22 U型理論
資料來源:取自“Theory U: Leading from the future as it emerges(p.38),by C. O. Scharmer, 2009, CA: Berrett-Koehler Publishers.

U型理論重視個人內在心靈深層的省思及外在系統的反饋,此和五項修練有相當的關聯性,Senge 在《第五項修練:實踐篇(上)》(齊若蘭譯,1995)中將五項修練簡化成三個支柱的概念,如圖2-3(蔡安和,2007),可以看出經由個人反思改變,到面對複雜情境時,連結整體利益的系統思考,最後得以超越自我,創造共同的願景之歷程,和U型理論有著共通的路徑。
(一)反思的能力:用於改善個人心智模式或團隊學習的修練。
(二)處理動態性複雜的能力:就是系統思考的修練。
(三)創造的能力:用於個人自我超越或團隊建立共同願景的修練。
23 五項修練的三個支柱
資料來源:修改自「以系統思考及組織學習理論探討人際與團隊動態互動過程之初探研究(p.174),蔡安和,2007。未出版碩士論文,國立中山大學,高雄市。

U型路徑提供適當時機使用五項修練的基本架構,協助領導者帶領群體朝向共同群策群力:(郭進隆、齊若蘭譯,2010
(一)感知:看見未經過濾的現實,深度探尋心智模式。
(二)自然流現:從感知進入個別和集體的展開與目的和願景合而為一的深層過程。
(三)實現:開始快速建構原型,將願景化為能獲得回饋並進一步調整修正的具體運作模式。
24 U型路徑三階段
資料來源:取自「第五項修練-學習型組織的藝術與實務(增訂版)」,郭進隆、齊若蘭()2010。臺北市:天下遠見。

綜合上述,U型理論左側是下探U型感知階段,修練「擱置成見」與「轉移視角」的能力,著重改變過去習慣性方法的傳統老路、放棄執著既有經驗的詮釋。此時運用五項修練之改善心智模式,培養個人反思能力,並且進入一個更大的系統,在團體中透過討論分享、深度匯談,集體探詢一直以來習以為常和視為理所當然的觀念價值與根深柢固的基本假定。由共同討論進入共同思考,進而匯聚共同的意義;由主觀的認定、客觀的觀察轉向與整體關聯性的覺知,理解自我之外另一個更大系統的力量,覺知隱藏在任何事物表象下的根源,為凝聚進一步共同行動的基礎。
U型路線底部是靜默和傾聽,個體從單純的主觀理解,連結到一個動態複雜的系統中,需要的是系統思考的修練。在團體中靜默反思,放下個人固有執著,融合不同觀點的現實,接納集體的感知感悟,激發內心真誠的關懷與使命感,匯聚自然流現的創意,建構個人與團體的願景,為即將湧現的未來,創造深層的改變。
U型路線右側上升進入實踐階段,更需要集體的力量。Senge認為五項修練同樣涵蓋在內,團隊學習的修練尤其重要,因為要共同學習為複雜系統創造務實的替代運作方式。此時,系統思考的運用、心智模式的擱置、願景的澄清創造則貫穿整個實現的階段,因為感知和自然流現的過程會不斷重複(郭進隆、齊若蘭譯,2010)。方案實踐過程並非順暢無阻,困難挫折會產生團體疑慮,持續深化共同的理解、願景的澄清、方案的調整等作為,在完成目標前是持續不斷的歷程。
系統思考的整體觀與反饋的概念與重要性貫穿U型理論,強調在整體中反思、覺知,才能開創更大的可能性;從外部的反饋裡澄清意圖、匯聚願景、建構原型方案、實施與修正的循環歷程,才能創造共同的利益。U型理論則將系統思考深化,將思維的改變走向內在的修為、心靈的沉靜,擴大系統概念到宇宙整體,脫離以人為核心的狹隘,進入到自然大系統的運作法則中,開啟靈性,連結根源,領悟萬物均是相互依存。從反思感知、傾聽複雜系統中訊息,領悟來自根源的自然流現,進而採取行動時更能以整體為念,符合整體的價值,達到個人之思無法慮及之境、個人之力無法完成之界,U形理論為個人系統思考時,心靈層次的轉化運作描繪出具體的修練步驟與方法。
系統思考是應對複雜問題的良好工具,但是實際應用牽涉內在思維的運作,U型理論的三個階段和七個步驟的能力,提供個人修練系統思考思維轉化的途徑。在本研究中,從校長訪談陳述其行政決定裡,可以比對U型路徑的蛛絲馬跡,以佐證系統思考的存在跡象,如行政決定思考過程中是否包含「觀察、觀察、再觀察」感知階段的擱置成見與轉移視角、「退省與反思」自然流現階段的放下我執與接納新意、或者「順應自然、迅速行動」實現階段的澄清意圖與形成行動的架構等,但因為本研究著重在系統思考特徵及系統基模的符應情形,而U型理論強調內在的心智模式轉變,為使研究更加聚焦,所以只用以輔助判斷訪談時蒐集到之資料,探討校長於行政決定時是否向內觀省,擱置既有的思考模式,跳脫自己的框架而開放心智,向外連結整體,領悟來自各方反饋的訊息,採取符合系統思考之作為。